公司动态
HMOE

公司动态

    影人|申剑:我们要担心的是事实,而不是那些用来吸引我们的东西

    作者:稻橙文化 时间 :2022-7-5 11:09:35

    1.jpg

    因为摄影和潜水,申剑爱上海底世界。

    2013年,再次回到曾经潜水的海域,看到白化的珊瑚,他产生了做点什么的冲动。

    2017年,申剑前往北极,拍摄环保短片,

    同年与朋友成立“亿角鲸”,致力于海洋生态资源保护及宣传教育。

    2020年,申剑成为中国首次民间南极科考成员之一。

    从摄影到环保,我们跟他聊了聊他的故事。

     01 

    不确定性

    2.jpg

    花冠螺 |  申剑 摄

    我从小喜欢摄影,初中时,偏爱人文摄影,跑到医院、学校拍东西,冲洗照片。

    长大后,因为喜欢潜水,我成了一名水下摄影师。

    水下摄影跟陆上摄影不同,涉及到环保、海洋等方面,具有更多不确定性。

    比如在陆地上拍摄野生动物,能否找到动物有时看运气,水下摄影亦如此,

    但水下的空间更大,动物种类更多且通常没有固定领地。

    此外,在陆地上,摄影师架好器材后很多时候只要原地等待,

    但在水下,每次工作时间有限,对摄影师要求更高。

    拍浮游生物时,有种叫“黑水摄影”的方式。

    浮游生物可能在夜里十点以后才从海底回到海面,

    摄影师要用下潜线和灯光吸引它们聚集,完成拍摄。

    如果当天洋流较大,可能有更多浮游生物及捕食者出现。

    过程中,摄影师身处绝对黑暗的深海,面临更大风险。

    3.jpg

    船蛸 |  申剑 摄


    虽然水下摄影对摄影师的挑战更大,但于我而言,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。

    水下拍摄积累的经验,无形中帮我提高潜水能力,并养成科学、严谨的性格,

    这对探索迷人的海底世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  随着一次次走近大海,享受它带来的快乐时,我也看到了海洋的另一面。

    最初到菲律宾潜水时,五光十色的珊瑚,美得跟纪录片里一模一样。

    2013年,我带家人重返菲律宾的同片海域,海底却是一片荒芜,斑斓的珊瑚礁全白化了。

    生活中,很多人都会关注环境问题,

    但当亲眼看见自己热爱的东西发生变化后,我第一次有了做点什么的冲动。

     02 

    环保工作者

    4.jpg

    申剑在北极拍摄的环保短片名为《9 Faces》

    2017年,我在北极拍摄了一条短片,采访、记录人们对环境问题的反应与情绪变化。

    最先接受采访的是对美国情侣,女生听过我关于气候变暖的描述后,露出悲伤的表情,这在我的预期内。

    接下来,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,第二到第十一位受访人受访时却在笑,

    我很疑惑,追问他们为什么笑,没想到答案出奇一致——

    尽管他们更强烈地感受到环境变化,但从中国奔赴而来的我给了他们希望。

    这让我意识到环境保护或许不那么难,关键在于行动。

    5.jpg

    亿角鲸团队

    从北极回来后,我拉着身边的朋友,成立了亿角鲸——

    名字来源于北极动物一角鲸(主要分布在大西洋和北冰洋海域,在靠近北极浮冰带的海洋各层深度觅食)。

    西方神话中,一角鲸曾被赋予神秘力量,当地人眼里的它们则圣洁又很“轴”。

    我们把“一”字改成了“亿”,意在呼吁全球亿万人参与进来。

    亿角鲸的成员多来自潜水圈,对环境问题都很敏感,

    基于对海洋的热爱,聚在一起,参与到相关科研工作中,再面向公众进行海洋科普。

    这些年我也发现部分在网络上热传的内容并不真实、科学,

    那么,我想我们能不能参与到科研工作里面,把真实的海洋介绍给大家。

    6.jpg

    菱鳍乌贼 |  申剑 摄

    虽然国外有很多民间力量参与到环保中,但在国内,这方面案例还很少。

    经过多次拜访 ,我最终取得了一些科研机构与高校的信任。

    我们这一代,很多人小时候的梦想都是科学家,

    这也是我当年的选项之一,当可以为科学家做事情的时候,我很兴奋。

    我们团队的工作有两部分:一是为科研机构与高校的科研工作做辅助与支持;

    二是科普海洋知识,以及传播海洋的美。

    从2017年到现在,我们做了很多工作,包括海洋微塑料的采样和分析、珊瑚培育,

    长江江豚和中华斑海豹的研究与保育以及海底渔网的清理、废弃塑料的利用、再生等。

    2020年,由张昕宇、梁红夫妇组织的科考团队进入南极,

    这是中国民间力量首次赴南极科考,

    而因为亿角鲸这些年做的事情,我和团队的另一个小伙伴,

    很幸运地被推荐同行。

    南极科考历时99天,我们从北半球出发,一直到达南极罗斯海,

    沿途进行了微塑料调研、大气监测、冰芯的采取等科研活动,

    还在罗斯海建立了第一座中国民间气象站,

    气象站的数据会实时传输到北京师范大学和中国气象研究员处,他们就会得到一线数据。

    此外,我还拍摄了很多南极动物——阿德利企鹅、威德尔海豹、座头鲸等,

    想让大家透过照片看到热闹的、充满生机而不是冰冷的南极。

    7.jpg

    阿德利企鹅 |  申剑摄于南极

    阿德利企鹅是南极种群数量最大、体型最小的企鹅。

    拍摄这张照片时,我们在破冰船上,这些企鹅好奇心很重,

    船开过去,它们开始围观,船离得太近的话,它们就会拼了命往海里面游泳、逃走。

    8.jpg

    威德尔海豹 |  申剑摄于南极

    威德尔海豹也是南极比较常见、种群数量比较多的海豹,它们是阿德利企鹅的天敌。

    我们去到南极的时候,可以看到威德尔海豹懒洋洋地躺在冰面上,

    当船靠近,有的威德尔海豹会逃走,有些看见你就会“啊”,

    张大嘴,好像要说,“离开我的领地”。

    9.jpg

    座头鲸 |  申剑摄于南极

    座头鲸,是南极常见的哺乳动物,它的分布范围比较广,冬天会在温暖海域繁殖。

    到了次年,南极的春天来临,磷虾大量繁殖,这里会成为它们天然的食堂。

    在南极除了座头鲸,偶尔还会可能会看到抹香鲸。

     03 

    我们需要怎样的环保科普

    从事海洋科普这些年,我也发现一种现象——为了引起公众重视,

    一些媒体会在报道时故意使用凄惨的画面,配以耸人听闻的文字,来博取关注。

    10.jpg

    丝鲨 |  申剑 摄

   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北极熊的例子,我相信很多人看过那张瘦骨嶙峋的北极熊的照片,

    配图描述因冰川融化,北极熊找不到食物即将饿死,种群面临灭绝的惨境。

    很多人看了照片会立刻相信,但你是否想过,

    难道作为一种动物,它没有资格老去吗?

    事实上,我们去求证了,那张照片的摄影师是一位因纽特人,

    图片中是一头暮年的北极熊,它已经没有能力去捕食猎物了。

    当然,北极海冰确实在减少,但我们不能把它和北极熊直接联系在一起。

    如果多了解一些,你会发现北极熊是海洋生物,

    它在水里的灵活性和时长远高于陆地,这是第二。

    第三,北极熊这个物种由棕熊进化而来,距今已经有40-45万年的历史。

    从历史来看,每隔10万年,地球会经历一次两极间或无冰的过程,

    有时南极无冰,有时北极无冰,现在南北极都有冰川,其实很少见。

    11.jpg

    阿德利企鹅 |  申剑摄于南极

    再说,北极熊能在地球上生活45万年,说明它经历过无冰时代,并且存活下来,

    它的生存能力远超我们的想象。

    我们再用一个数据证明,

    就是近7年来北极熊的种群数量一直保持着很良性的增长,

    甚至于在加拿大北部,有种叫丘吉尔的种群,

    数量一直增长,反而成为加拿大政府的困扰。

    但在地球的另一端,我们就会看到这张图片被反复转载、报道。

    而在影像传播中,有些照片通过裁切后,它的故事完全不同,

    这点我想大家都能明白。

    当然,我这样说并不代表对现在的环保状况不担忧,

    虽然担忧,但不能没有依据地乱说。

    现在也有关于微塑料进入人体,对人体有害的说法。

    但就像很多女性会涂口红一样,口红里面含有铅,但它的剂量对健康不会产生影响。

    那微塑料呢?

    这就分几个问题:塑料微粒定义是什么?来源于哪里?

    会去到哪里?它的成因是什么?分布多广?

    每一粒的直径多大,是纳米级别还是微米级别的,

    因为大小不一样,挥发性也不同。

    还要研究,人体里面有没有?含量多少?在什么位置?是否能排出?

    另外我们要做毒性分析,研究毒素会不会挥发……

    12.jpg

    申剑在海下清理渔网

   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,我们不能把事情聚焦在一点上,

    而是用大量的研究数据去论证你的论点。

    我们要担心的是那些事实,而不是那些用来去吸引我们的东西。

    因为只有了解了真相,公众才能知道怎么做。

    关于海洋微塑料的解决办法,我们首先会考虑用科学手段去处理。

    那现有的科学技术达不到,能不能通过呼吁不让它更糟糕。

    我们可以说要减少塑料微粒的排放、减少不必要塑料用品的使用、做好回收工作等;

    也可以呼吁化妆品公司用其它材料代替塑料柔珠。

    但我们不能哗众取宠,说微塑料对人体有毒,因为现在没办法证明。

    因为就像柯南说的:“真相只有一个”。

    因为当公众发现真相同某些媒体或者网络上的说法不一致时,

    会不会对科研工作者、对环保工作者产生质疑?

    另外,我觉得把很恐怖的东西给别人看——海龟满脸都是血,

    鼻子里面塞着吸管、海狮背上被往渔网拉得皮开肉绽等,

    它会有效果,但不会长期有效果。

    就像募捐,你看到很可怜的案例,可能会捐钱,但不会一直关注。

    我们的做法是做正向的宣传,告诉你先不要绝望,

    就像当初那十个人跟我说的话一样,

    我们未来是有希望的,有希望了,你才有动力。

    不然大家都摆烂,都是闲鱼,地球就没救了。

    因此,除了配合科研机构的工作,亿角鲸也在做公益活动、影像传播等,

    我们相信你感受到海洋的美,就会自然而然地行动起来。

    我们有“ Enterprise(进取号海洋计划 )”,

    因为中国是以农耕文明为主的社会,文明发展进程中没有经历大航海时代,人们对海洋相对陌生。

    我们的团队,每两个月会沿着中国海航行,

    除了进行科研工作外,我们还会记录下中国沿海之美,

    去告诉更多中国人:我们的海洋很美、物资很丰富。

    13.jpg

    斑海豹 |  申剑摄于山东长岛

    我们曾在山东长岛拍到一种动物,叫斑海豹,

    很多人不知道它是我们国家的。

    其实斑海豹是唯一能在中国海域繁殖的鳍足类动物,属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    它们主要生活在黄渤海一带,冬天的时候,会到渤海北部休息、繁衍。

    14.jpg

    斑海豹 |  申剑摄于山东长岛

    在长岛,十多年前,当地政府发现有三、四只斑海豹经常会到礁石上休憩,

    当时很多地方都在大力发展经济,他们选择了保护生态,

    用十年的时间清退了80多座风力发电厂,发展了将近万亩的围海养殖,

    并且给斑海豹留下了很大的空间。

    现在,每年将近有20只斑海豹会在这里休憩。

    我们也记录下斑海豹的影像,对公众进行科普。

    除了拍摄影像,2021年,我们还正式发起Blue Up(蔚蓝力量)项目,

    把从全球12个海域采集的海浪声做成音乐,

    免费放到全球各大音乐平台以及国内的一些商场、精品店和咖啡馆等,

    供公众们倾听海洋的声音。

    15.jpg

    一位男士在亿角鲸投放的海洋白噪音装置前倾听

    未来,我期盼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国家也有很美的海洋,以及很丰富的海洋物种。

    我希望大家爱上大海,更愿意义无反顾地去保护自己所热爱的东西,

    就像我自己、像亿角鲸团队一样。

    也希望人与环境摄影大赛平台的摄影朋友,

    在深入野外以及海洋拍摄时,

    除了珍贵的影像,什么东西都不要留下。

    16.jpg

    @申剑

    水下摄影师

    亿角鲸N.O.C.发起人

    中国首次民间南极科考成员

    中国珊瑚保护联盟副秘书长

    中国科学探险学会成员

    中国极地青年科学家协会成员

    TEDx分享嘉宾

    2021 Gen.T亚洲新锐先锋

    开放水域水肺潜水教练、PADI技术潜水员

    ERDI国际公共安全潜水员

    17.jpg

    第12届人与环境摄影大赛(展)作品征集

    2022年6月5日-10月10日

    邮箱投稿

    shuu2010@sina.com

    微信投稿

    关注大赛微信(syds2013)

    直投(备注:“作品名+联系方式”

    咨询电话

    18016270608(微信同号)